名医专题
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医学资讯

医改大动作!手术费竟“可商量”

近日,安徽省物价局会同省卫计委、省人社厅、省财政厅联合印发《安徽省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实施方案》(以下简称方案)。根据方案,安徽省年底前将放开一批医疗服务收费项目价格,到2017年,逐步缩小政府制定价格范围。到2020年,逐步建立以成本和收入结构变化为基础的价格动态调整机制。


具体来说,就是放开一批公立医疗服务项目价格,技术难度大的手术价格“可商量”。届时,一些高难度手术的主刀医生,将有望提高诊疗费,增加收入。


消息传来,在医疗界引发了广泛热议。有人认为,安徽此举是医疗服务价格改革的“真刀真枪”之举,在某种程度上提高了医生的收入,彰显了他们的医疗价值。


当前,医疗服务价格严重偏离医疗服务价值


安徽省物价局也表示,此次医疗服务价格改革,就是通过规范诊疗行为,为降低药品、耗材等费用腾出空间,动态调整医疗服务价格。实行分级定价,根据医疗机构等级、医师级别和市场需求等因素,对医疗服务制定不同价格,拉开价格差距。


“当前的医疗服务价格的确严重偏离医疗服务价值,服务价格放开可有效调动医院和医务人员的积极性、主动性。”深圳市坪山区人民医院副院长郭长春向《医学界》透露,“安徽的模式值得学习,但医疗服务价格的制定要有标准,还要有宏观监控。”


 诚如郭长春所说的那样,医疗服务价格扭曲,一直是我国医疗卫生体制的突出问题。很多专家都认为,新医改推行了7年,依然没有取得实质性突破,“根本原因就是价格改革没有跟上。”


分析人士认为,此番安徽省公立医院诊疗费试水市场机制,一方面,将不完全契约中的剩余控制权的处置部分交给了患者;另一方面,也是运用了需求价格弹性这一工具。一些难度较大的手术,需要很专业资历高的医生介入时,却往往出现几名医生分几百块钱手术费的事,这一尴尬局或许在引入市场机制后得到缓解。


此举可能带来哪些风险?


然而,安徽省此举,真的能对长期以来处于扭曲状态的医疗服务价格,起到突破作用吗?


“同一种手术,比如阑尾炎,急性单纯阑尾炎可能一般医师就能做。化脓了粘连了,主治级别的不一定能做了,这些老百姓明白吗?他们只会认定同一手术同样价钱。”湖南一三甲医院的医生认为,“这一决策搞不好容易进一步恶化医患关系。”


此外,关于文件中提到的“一些难度较大的手术,需要很专业资历高的医生介入时,可以预先谈好价格”,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胸心外科医生王小文认为,胸心外科手术,绝大部分手术都属于难度大的手术,也就是三级四级手术,都需要有专业资历高的医生参与才能完成手术,价格怎么谈?


 要想提高中国医疗服务,彻底解放医疗市场的生产力,必须放开医疗服务市场,要松开政府部门对医疗市场的控制。王小文表示,“难道可以为了谈个好价格不用专业资历高的医生上台?或者病人不差钱,多给点钱,要求每个上手术台的医生都必须是专业资历高的医生?”


“价格放开是大势所趋,但是具体怎样放开,我觉得‘可商量’比较滑稽。价格应该是市场化以后自动形成的结果,而不是人为干扰价格来扰乱医疗行为。”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急诊科姚医生认为,“实行起来应该是一团糟,而且更加容易出现医疗纠纷如果价格商量好了,一旦出现并发症,医闹一定出现。”


 医改不单是价格一个因素,是整体因素。医改要想成功,一是要允许医生自由执业,二是要管住公立医院的手,给市场以空间,让市场自动形成价格。姚医生认为,允许手术议价的做法,只能是宰了患者一刀补偿医生,其他没有变。“这与让医生自由执业的大方向背道而驰。”


“这个其实也不是新鲜事,北京某些三甲医药也曾实行过类似的办法,比如专家点名费等,但后来都取消了。”一名医疗行业的资深管理顾问向《医学界》表示,行政垄断局面下,不存在合理议价空间,既然垄断了,就只能价格管制,不然一定会乱。“市场定价的前提是要有市场竞争。其实这种办法的本质不过就是红包合法化而已,不建立竞争机制,所谓的价格改革很难成功。”


反面教材:"重庆医改风波"


这让笔者想起了去年发生的“重庆医改风波”,或许可以作为医疗服务价格改革的一个反面教材。


2015年,3月25日,重庆市各级公立医疗机构正式实施医改新政,调整重庆市医疗服务项目价格。调整后,大型设备检查、检验类项目价格降低25%,但诊查、护理、治疗等项目价格提高了,部分患者表示加重了医药负担,随后新政被叫停。从开始实施到紧急叫停,重庆新政仅推行了7天就宣告“夭折”。究其愿意,是滥用行政手段,不尊重市场规律的结果。


据观察,目前我国的医疗服务价格是2002年前后确立的,十几年来,社会物价总水平一直在提高,而医疗服务价格并没有多大的提高。而且当初测算的价格还只是成本的一半。由此可见,医疗服务价格改革迫在眉睫。


作为“医改的核心问题”所在,医疗价格改革一直是个敏感的话题。一方面,政府担心增加了医疗服务价格会加重老百姓的看病负担;另一方面,如果药品和高端耗材的价格降不下去,将会进一步加重医保的负担,最终导致医保基金崩盘。然而,医疗服务价格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,也在严重制约着新医改的有序推进。几乎所有声音都认为,能否有效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,将是医改破冰的关键。


“调整医疗服务价格,方向是正确的。”陕西省山阳县卫计局副局长徐毓才表示,价格改革完全能够撬动整个医改,也许会成为载医改渡过深水区的船。但具体实施的细则和办法,还需要继续探索。

mycs-dr二维码.jpg

名医传世(www.mycs.cn

中国医疗人才智能化培训领导品牌!

关注公众号(mycs-dr) 名医·课程 零距离接触!


健康
关注微信
回到顶部 回到顶部 问卷调查